開創文藝營的藍海

  「此時阿扁還沒下台,瘦肉精政策剛搞的養豬人協會集體抗議,華航CXXX班機昨天在日本那霸炸了」

  猶記當初吾友旻育與我初看到「文藝營」這個吾友旻育所謂「理想的實現體」,不知道是通往光明還是黑暗的深坑時,我探了探頭。我探了探頭,心想著這條路說不定真的通往光明,當我回頭準備準備像手電筒、乾糧、攀岩繩索等等探勘用具的那剎那,誰知吾友旻育已「縱身」跳入此「類深淵」的深坑中。故為文以誌之。

  既然如此,故事當然要從吾友旻育入坑後開始講起。我心想,既然他都這麼奮不顧身、自告奮勇、不顧一切的要開創未來,也就不拉住他了。但做事不能莽撞,必要有其計畫。從頭到尾我打算就是行這種角色分配:「毛先生旻育打前鋒,阿朱和我供智謀」。做事不能莽撞,必要有其計畫。今天文藝營固然是一個理想的實現體,但空有滿腔熱血是不夠的。今天文藝營是一個通盤學校的計畫,也就是說我們必須要能夠說服學校上頭讓我們來主辦。「理想跟現實是有差距的」,我們不得不低頭思索出一套方法,走向光明的方法。我們必須提出一套說詞,但不是一套胡扯的說詞。我們要提出的文藝營企劃,必須在某種程度上保證文藝營的可行性。所以阿朱和我便開始從策略面著手,也就是此篇通篇要說的,「文藝營的藍海」。

  什麼是「文藝營的藍海」?先為諸位稍微解釋一下藍海這個名詞。「藍海」在商業上與「紅海」是相對的,這是兩個商業名詞。要解釋藍海必先解釋紅海,所謂的紅海在商業上可以用四個字來形容-削價競爭。想當然爾,藍海與其相對,所以必然是非削價競爭的模式。諸位也許會疑問,商業的東西,今天怎麼能夠拿來一併講呢?但我要告訴諸位,很多理論是可以應用在身活中的,端看你自己如何把玩。回正題接著說,所以我要諸位跟著我一起來體會一下「藍海」這兩個字的意義。非削價競爭意味著什麼?今天五個人在同一個產品市場上戰鬥,五方都只將目光集中於「價格」,誰的低價重拳越強,就能讓對方硬聲倒下。沒錯,這就是目前大部分的企業最常使用的策略。目光被侷限住了,大家都只想在最短時間內用最不用思考的方法解決對手,毫無弘觀產業未來的眼光。所以「藍海」策略與其相對,必然是要避免競爭,用高度的視野開發出新的市場,一個產業的未來,一個沒有人可以跟你競爭的未來產業市場。

  不知諸位是否已經體會出藍海的意思了?我再小小補述一段好了。在紅海環境中,打開產業出路的不是死守固定市場(產業),也不是在圍城中寸土必爭(削價競爭);而是另建舞台,另闢市場,另找活水(藍海策略)。

  好了,諸位應該都懂了吧?剛剛用的語言比較商業化一點,但是諸位要是能懂個七八分,那接下來應用到文藝營的策略中,你必然會懂得。緊接著就直接從應用於文藝營中開始講起。

  首先我們拿紅海藍海的來比對一下文藝營的市場狀況。很快的我們就會發覺到目前市面上的文藝營呈現一種紅海狀態。什麼樣的紅海呢?是師資的紅海。文學藝營的數目甚多,各家對於師資方面可說是同樣都下了最大功夫,希望能夠找到最好的陣容吸引最多的學員。從此以後消費者(學員)都陷入了師資的泥沼,每每看到文學藝營的文宣必先看師資陣容,此項目想當然爾對於其人參加與否構成很大影響。這是目前的紅海所產生的問題之一。

  相信文字淺顯易懂,諸位已經了解到目前文藝營市場的紅海狀況,那接下來各位應該等不及要發掘出文藝營的藍海了吧?讓我先打住一下各位的腳步,我先來介紹個東西-策略草圖。

  這是一個使擬定和執行藍海策略變得有系統並且可行的分析工具。對建立強大的藍海策略而言,策略草圖提供了診斷及行動架構。首先,它會秀出目前的市場空間競爭重點(紅海重點),以及顧客從市場得到什麼。話不多說,我就直接貼上市面文藝營的策略草圖。大家看此圖熟西一下策略草圖是什麼東西,然後可看出目前市面文藝營的策略曲線。

  上面這張就是由兩條不同策略曲線所描繪出來的文藝營的策略草圖。藍色曲線是我和阿朱所架構的策略曲線。圖中可以看見的,價格、藝術性、場地、師資、課程、凝聚力等等項目雙方面的比較。策略草圖將是我們開發藍海不可或缺的分析工具。

  接著來說,我們繼續這趟文藝營的藍海發覺旅程。我們搭配著策略草圖來說。大家可以看到的,市面營的部份,因為在大學舉辦,不論學員住在台灣的天涯海角都要遠赴舉辦大學參加,因而如此增加了一筆住宿費用,又跟我們之前段落提及的師資部份,砸下重金,所以價格方面大家可以看到,市面營是相當高段的。

  藝術性的部份,我想融合著課程適合一般大眾來講。目前市面營的部份,還是跟師資脫不了關係,因為各營的師資都是學術界、作家界的大手。諸位試想,這樣會造成什麼狀況?這樣固然課程的傳授是較為藝術性的,也較為有深度的、理論的。絕對會讓平日就對文學有研究的人大飽口服。但相對的!絕對也會造成較少接觸文學的人有「艱深難懂、枯燥乏味」之感。

  所以就單單看著市面營的策略曲線,在座諸位可以想到什麼我們文藝營可以善加利用的利基,可以善加利用航向藍海的利基?

  我和阿朱目前擬定的策略,已經明確的標於策略草圖中。我們的利基是什麼,有三個:價格、課程適合大眾、鄉土凝聚力。

  價格的部份,我想不必多說。錢少離家近,是一個促使學員參加或家長放行的重要誘因。

  課程適合大眾的部份,我跟阿朱討論的結果,這個是我們的主要利基。我與阿朱都覺得目前社會文風日下,閱讀人數減少。但為什麼文學藝營還是一個一個的開,然後一個一個的倒?他們一定是嗅覺到還有文學種子需要灌溉的需求,才開設文學營的;他們也一定是因為文學種子越來越少,加上本身設計不良吸引不到學員而倒的。由這個事件顯示了什麼,顯示了目前的文學已呈現小眾化。(關於文學大小眾的事情我有在「口語詩的革命」一文中講及)但是看網路小說等後現代文學的人還是存在的,他們才是未來社會的市場。所以今天我們文藝營的藍海要迎向的方向就是這群人,所謂的普羅大眾。

  重新定義文藝營的客戶群、配合正出現的外在趨勢、強化文藝營的功能與感情的定位,然後以上利基轉換成別人所沒有的策略曲線。達到焦點明確、獨樹一幟、標語犀利的藍海。

  以上便是我和阿朱的一點小小心得,但卻因為睡眠不足的我害得此篇收尾無力。命哀,完。

1 意見:

阿朱 提到...

嘖嘖.......
真是慚愧,你全部都用"我跟阿朱"當主詞,而我從頭到尾的貢獻好像都只有聽你講跟被吳毛使喚去打電話而已.......

結尾還好啦,不會很沒力

昨晚,也就是.....杜某勝發揮發歷史學家的本色去竄改歷史.....不,正名及修正歷史的那晚,我大致整理了一下
老實說我們目前的團隊是這樣的:
  吳毛是頭頭,你是參謀,我是弄臣

Designed by Posicionamiento Web | Bloggerized by GosuBlogger | Blue Busin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