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暫的睡眠使得今天一早的我就精神不佳的來到學校做返校打掃。偏偏又分配到較勞力的工作,命哀。隨後而來的數學重修課程是恍恍惚惚,心隨床去了。

  中午的時候與阿J一起去幫他的社團宣傳,面對新生們,我拿出老練的口吻講著臨時掰的台詞,擔心會壞了阿J的社團。但也許就如阿J所講,社團招生這種事情,「人該來就是會來,不該來的,來了也是會走」。反正能講的我都講給那群小菜聽了,心無愧已。

  今天與阿J相談甚歡,聊的一發不可收拾。結束上述活動後,還將口水戰場拉至校長室。接著不僅文藝營開會遲到,並且整個會議的過程兩人呈現出一種「來亂的」之氣勢。結束後兩人匹哩啪拉的又跑到公車站繼續聊(死)

  大概就是這樣。(睡)

2 意見:

阿朱 提到...

沒標題欸,故意的?(還是敷衍啊?)

你用電腦說的語言蠻有意思的(我是指認真起來的時候,那些喇賽的--例如這篇--比較正常),我曾經想過我直接這麼正常的回應會不會很突兀(事實上我想不會)

順說,毛仔不知道你的網誌喔,你下面打的很爽的口語詩的革命他看不到喔

(回應好鳥喔,還"提到..."咧,其實我是阿J,不過因為它會自動把J變成j,所以我填阿朱。你知道的,龜毛,我堅持J要全形大寫)

darksdream 提到...

撒 拉 V

Designed by Posicionamiento Web | Bloggerized by GosuBlogger | Blue Busin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