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一起來,FunP 向前走

今天在thinkerCKD的部落格中看到《改標題算什麼好漢 - funP 淪陷的前兆?》一文,有幾些心得想跟大家分享。這文章,筆者想講兩個部份。「改標題的對錯」與「FunP淪陷前兆」。

 

我透過網站上的「修改或刪除文章」建議貼文者改回原來的標題,但實在不敢期望會有效果。這種作法相當不尊重人,不尊重寫社論的人、不尊重報社、不尊重網站及其使用者,以中性的標題包藏不中性的內容。諷刺的是,貼文者把「滿朝皆是謝志偉‧百官莫不莊國榮」改為「價值觀的省思」,我卻參不透「改標題」背後又是怎樣的價值觀?

                                                                              --- 引用自Conscious Choices

 

我想我們如果談到法律層面,那當然是不用多說。篡改標題這件事情,應當是違反著作權的。有向報紙投稿社論的朋友,一定跟筆者有同樣經驗。在傳真或者寄過去前,應當是會看到報社的聲明。聲明說,投過去的稿件,報社得修改與刊出。所以常常有人投了長長一篇稿子過去,會被刪刪刪到一點點刊出來。

 

這是一個互利的行為,筆者是這樣認為的。你將文章的處置權部分授予給了報社,報社給你一個讓自己作品公諸於世人的機會,另外當然有稿費。換言之,報社的選稿刊登,不也是FunP這類書籤網站的基本信念嗎?或許運作方式上已有很多不同,但是基本都是,由一群人為更多的一群人選出好的文章。

 

以目前FunP運作的情形,在使用者要貼文頁中,只要填入幾些簡單的資訊即可。不用原作者來附議,所以才會有這類篡改標題引起不滿的情況。但筆者並不是要討好正反何方,筆者覺得Blog的作者,在文章被改了標題貼上FunP後,還是得到了相同的利益。在FunP閒逛的網民們,還是會去點這個文章,儘管以被改了標題。

 

筆者固然曉得,這樣子的說詞有可能得罪千千萬萬個文章作者。因為就連筆者自己,若自己的文章被篡改了標題貼到別處去,心中當然也不太是滋味。但應當是筆者比較憨慢,這種不是滋味只往肚裡吞,才延生出這類比較不同角度的想法。

 

FunP的現況,本來就是建構在一群每天會為網民們東看看西看看,看到有好文章就貼上來與大家分享的人身上。當然包括所謂自寫字貼的作家們。而我想,一個道理淺顯易懂,若今天沒人貼文,FunP就會垮了。所以,如果筆者站在一個FunP經營者的角度上來看。我會去思索一個足夠吸引住貼文者留下的誘因,而不是希望網路群聚效應能一直幫忙。

 

而現今,FunP的確是有這類的作法。例如紅利點數換獎品、舉辦FunParty網聚活動。但我們還是要思考一下,這些作法是不是只侷限在表面呢?真正的、深層於人們內心推文貼文的動力是什麼?唯有真正抓住了這個點,FunP的流量才能長久居高,不是嗎?

 

回到改標題的事情上面。今天FunP跟廣大的網民們要怎麼去定義貼文這麼行為?有了共同的認知,才會決定了改標題的對錯。怎麼說?如果今天全部的網民都認為貼文是一種免費的幫忙推廣,反正最後網民們連自自己網站還是會看到原標題,那改標題又何樣?那如果今天沒有了這樣的集體意識,那一定會出現反彈的聲音。例如覺得改標題不尊重作者。

 

再者,回到FunP身上。今天真正能夠留住貼文者的誘因,究竟是什麼?筆者認為,應當是你賦予了多少權力核心給貼文者。也許這是馬斯洛提到的自我實現滿足吧,辛辛苦苦的貼文後,得到的回報應當不只是我自己看的見的禮物點數。而應當是來自別人欣羨的眼光,打從心底的尊重認同。這樣底層的回報,才有可能誘發貼文者長期的貼文。

 

所以,今天這兩個問題就併在一起了。今天FunP的鄉親們,如果你們想要FunP長長久久,就一定要去思辯第一個問題,如何定義貼文?要達成一種共識。也必須要去思考第二個問題,我們期待別人貼文的同時,給了對方多少回饋。而網站經營者也必須有所作為,不只侷限於表面的回饋。

 

以上小小意見。

 

1 意見:

Brian 提到...

看完好文章,心中感觸良多。

補充一下:作者若有註冊funp,即便貼文的人不是他也擁有更動貼文的權利。

Designed by Posicionamiento Web | Bloggerized by GosuBlogger | Blue Busin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