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誠品事件-是往上跳的跳板,還是往下跳的懸堐?

原本想說,奇怪,怎麼大家討論這麼多,也不見誠品來個回應之類的。怎麼講都要有一個人出來開個記者會開開官腔向大家解釋才是。想著想著,今天就在ZDNET看到了這則新聞「誠品:出版業應告別手工訂單時代」。

 

依照新聞內容,誠品今天的記者會主要是依照這一整個禮拜在社會上引起的種種反應做出說明。

 

誠品指出,關於電子商務平台收費一事,在國際上已早有先例。而誠品是抱持著要共同提升供給兩方的買賣效率的心態。包括了能夠改善當今出版業界供應過度導致資源浪費的情況,而且一切進出貨資訊採用電子化、透明化的平台,能一定程度的促進效率。而許多出業者關心的平台費用,誠品表示,依雙方實際往來金額從兩千元到四萬元不等。

 

到以上為止的說法,筆者都還能夠接受。但就像一位不具名的出版業者所言「但不懂為什麼你家的系統需要我來幫你付賬?」

 

筆者並不了解出版業生態,但很明顯的是,在目前這件事情的進展上,出版業者與誠品這大型連鎖書店商的認知部份出現了某種程度的落差。

 

以出版商來講,出版商或許寧願犧牲掉一些調查進出貨的便利性,而選擇不要跟這個電子商務平台簽下死合同;而就誠品來說,他們的心態是,這個平台是提升出版業者與書店商雙方行政效率的工具,理應當使用者們共同付費。

 

誠品所言聽起來好像對,但似乎有點霸道?還是一個最本質的事情,誠品仗著其連鎖書店的進貨量優勢,強迫出版業者沒有選擇地加入其所提供的平台。而這個平台的並無所謂的不可取代性,故導致出版業者們認為這是一種強迫、不合理。

 

事到如今,總要有一個結論。筆者認為,也許這就跟中國的皇帝制度一般,誠品目前就是皇帝。而出版業者與書店商之間這個生態系王朝的興衰,就決定在這個皇帝是否英明。

 

換言之,誠品自覺其在台灣業界之重要性,在毫無協商,或說不尊重的情況下,強迫的將台灣的出版業者與其一起帶入誠品自己認為好的地方。

 

出版業部落格的大前輩老貓,今天也在其部落格中發表了「[札記]誠品吹起了產業改革的號角」一文。肯定了誠品這一連番的動作將對台灣出版產業有著非凡之貢獻。

 

        • 我承認誠品有權喊價;
        • 我同意誠品可以向出版社爭取更優惠的交易條件;
        • 我憂慮的是誠品為什麼要用如此攤牌式的壓迫態度;
        • 兩造之間的商業談判,我覺得我沒有立場公開評論;
        • 但誠品的壓迫式作為(一面退書一面縮減採購量),將使出版產業產生無法避免的傷害,未來即使雙方達成協議,傷害也已經造成;
        • 最重大的傷害是迫使利基型出版社完全找不到出路,市場只會剩下主流的暢銷書出版社;
        • 但我很肯定經過這一輪談判,誠品對台灣出版產業轉型,絕對有非凡貢獻;
        • 二十年後如果有人寫台灣出版史,將會說二○○八年之後,台灣出版產業大轉型,包括營業模式與通路倚賴,都有根本性的轉變,這些全都受惠於大通路發起強勢交易談判的衝擊;
        • 從這個角度說,確實是誠品吹起了產業改革的號角。

    引用自「[札記]誠品吹起了產業改革的號角

 

總地來說,也許這就跟那被罵的臭頭也被捧上天地「全球化」一樣。當你發現他的存在的時候,你已經身陷其中了。這就是出版業的產業改革。

 

2 意見:

mi 提到...

也許這就跟那被罵的臭頭也被捧上天地「全球化」一樣。當你發現他的存在的時候,你已經身陷其中了。這就是出版業的產業改革。

這段話讓我最有感觸。世界就是個機制遊戲,你可以選擇參與,也可以拒絕合作。只是,後果自負。

PS.《世界是平的》改版了...

darksdream liu 提到...

謝謝 mil 的回應 ^^。

站在一個消費者的角度,我們只能期望事情的發展最後不會扼殺掉閱讀、買書、逛書店的價值。 

Designed by Posicionamiento Web | Bloggerized by GosuBlogger | Blue Business Blogger